Just Walking

蔡昕翰
國立政治大學
因為疫情的緣故無法出門。於是,我關在自己的房間中,架起攝影機、打開電腦、拿起畫筆設計了一個可愛的故事,並且讓整體風格以插畫的方式呈現出童話感,再以作者自身帶入故事的情節,製造虛實交錯的效果,並與紙上的人產生有趣的互動。其實,關在家中也可以很有趣,我看著桌上的日曆紙,想著有個一直走的少年,他其實沒有一個目的地。當一個人在旅行的過程中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時,我們會質疑他會為什麼要旅行。但,誰說所有的移動都要有個目標呢?我們眼前的路、身後的路都是不斷變化的,我們所在的星球表面也都是千變萬化,目的地的意涵事實上存在於過程當中,換而言之,「過程即目的」!當我們在路上行走,設立了一個明確的目標,周遭環境發生各種事情的重要性會隨之減弱;反之,一旦少了這個目標的存在,自然而然地會去注意所處環境帶給我們的影響。因此,作者一開始納悶黃髮少年為何要不停地走,到最後他醒悟了,於是,他像孩童一般地跳進少年的世界裡,踩著輕快的步伐跟在他的身後,而少年也終於微笑了起來……。